依图科技三年亏损超70亿 资不抵债要靠上市补血

依图科技三年亏损超70亿 资不抵债要靠上市补血
来源:每日财报

  作者|郑新
  即便是资本热切追随的风口,也逃不开盈利指标的禁锢。故事和概念只是具备诱惑性的开端,商业化落地才是人工智能企业需要面对的难题。五六年前的高歌猛进,到如今的因不断烧钱亏损褪下的光环,都不过是在讲述资本市场残酷的真谛,决定企业生死权限的最终不过其商业变现能力。
  日前,依图科技向上交所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拟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募集75.05亿元资金。值得注意的一点是,CDR目前来说属于市场创新产品,其价格、投资者的关注度等都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加之科创板价格决定机制尚未完全成熟,这意味着CDR的交易价格很有可能会面临着极大的波动风险。
  根据依图科技的招股书所言,此次募集的资金将会围绕着公司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展开,其中包括新一代人工智能计算系统项目、基于视觉推理的边缘计算系统项目等。
  规划总是美好的,但就依图科技的各项财务数据而言,AI领域的生存现状或许并不容乐观,在资本趋于理性下要如何突破盈利难题靠自身补血还是一个未知数。
  明星光环加傍,跻身“AI四小龙”
  从依图的发展史来看,似乎从成立开始就备受关注。创始人朱珑是统计学博士,另一创始人林晨曦曾参与搭建了阿里云飞天分布式操作系统,从2012年开始就获得真格基金百万美元的投资。不可否认依图科技的也赶上了国内AI创业的风口,随着投资者的广泛关注,此后不断获得红杉中国、云锋基金等机构的青睐。
  也正是那几年人工智能的崛起,让依图科技和商汤、旷世、云从并成为“AI四小龙”,一时在该领域风光无限。但行业表象的火热难以掩盖本质的焦虑,早在2019年旷世就准备赴港上市最终无果,商汤也迟迟没有明确的上市日程表,只有云从和依图先后提交了上市申请。
  根据天眼查显示,从成立到现在,依图科技先后融资将近10轮,最近一次是在2020年6月份的时候由高领资本、科创投集团等进行的战略融资,但具体交易金额并未披露,但对于资不抵债的依图来说,这或许并不足以缓解其在资金上的长期投入。
  从股权结构上看,依图科技的B类股由董事长朱珑、首席架构师林晨曦共同拥有,据悉在递交招股书之前,两人已经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即便云锋基金、真格基金等都位列股东,但实际上整个公司的实控权还是在这两位的身上。
  三年亏损超70亿,且无盈利预期
  根据沙利文咨询的统计预测,2019年全球人工智能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1917亿美元,预计2024年全球市场规模将会达到6,157.2 亿美元,市场保持着告诉的增长状态。而国内在政策、资本、企业的多重因素作用下,目前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列,但这也无法改变目前依图科技在财务上的捉襟见肘。
  《每日财报》注意到,从2017年到2020年1-6月,依图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871.89 万元、30430.64 万元、71678.62 万元和 38063.49 万元。从这个数据中可以看出,在2018年和2019年这两年间其营收增速在飞速增长,但其净利润却并未跟上营收的成长速度。在报告期内其净利润分别为-11.66亿元、-11.61亿元、-36.42亿元及-12.99亿元,尚未实现盈利。
  从产品结构上来看,依图科技主要分为软件、硬件、软硬件和技术服务四个方面,其中软件的业务占比从2017年的55.90%下降为2019年的14.82%;硬件的业务占比在不断波动,于2019年占比为23.53%;软硬件产品的组合需求大幅度上升,在2019年已经达到了60.78%;技术服务收入金额为下滑趋势,在2019年仅为0.87%。从这点或许可以知道,依图科技的业务方向其实是在不断改变的,结构也并不具备一定的稳定性。
  同时依图研发费用是在不断扩大的,作为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企业注重研发投入是好事,但如何在技术投入和企业运营之间寻求平衡,或许是依图需要不断探索的地方。
  在《每日财报》看来,在企业资金面临重大压力的情况下团队稳定性也极易受到影响,依图科技本身也表示,“公司的累计未弥补亏损可能将持续为负,在未来一定期间内可能无法盈利。即使公司未来能够盈利,亦可能无法保持持续盈利”。
  应收账款占比过大,押注芯片能否弯道超车
  从依图招股书的财务报表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其从2017年到2020年6月30日为止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568万元、24948万元、55293万元、68659万元。应收账款的比重在逐年递增,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过高的应收账款将会降低其风险应对能力,降低企业资金的使用效率,对于资金流动已经承压的依图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依图科技的创始人朱珑曾经表示,“AI下一阶段的发展,需要与芯片进一步结合”,或许得益于这个理念的产生,依图投资了上海熠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并与后者联合研发了第一代芯片“求索”,后者为一家AI芯片研发商。
  值得主义的是,依图随后以5000万的价格向熠知电子购买了第一代求索51%的知识产权及相应的收益权;随后以8000万用于购买第一代求索芯片及硬件系统剩余49%的知识产权及相关收益权。至此,依图总共花费了1.3亿完成了对第一代求索的知识产权及相关收益权的收购。
  但耗费重金买下的求索芯片真的能助力依图科技在芯片市场弯道超车吗?据了解该款芯片对标的是寒武纪的思元220和华为昇腾310,就最大功耗而言,求索为15W,而思元220为10W,昇腾310为8W;就算力而言,求索为15TOPS@INT8;思元220为16TOPS@INT8;昇腾310为16TOPS@INT8;从相关参数的对比来看,求索与这两个对标产品还有一定的距离。
  在算法之外讲述芯片的故事,看似又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概念,但最终能否走通这条路还是离不开商业化落地和技术上的支撑。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